国风雅韵 | 盛夏避暑何如?书房消夏最妙

2021-07-23 13:56


灼灼夏日,解暑纳凉,是自古以来的夏日必选命题,三伏已至,正是炎炎夏日这把火“烧”得最为热烈的时节,今人尚且有空调纳凉,而在古代,何以消暑?何以寻得“避暑”良药?


答案或许就在,避暑胜地——书房之中。




--酷暑时节--


唐朝韩愈有诗曰:“自从五月困暑湿,如坐深甑遭蒸炊。”宛若坐在深深的蒸笼里,那炎热之态可以预见了。宋代戴复古也说:“天地一大窑,阳炭烹六月。”把天地比作是一个做陶瓷产品的大窑,火热的温度分秒让人大汗淋漓。


南宋·柳院消夏图


明清之际大才子金圣叹更是以其亲身经历,大吐苦水:“汗出遍身,纵横成渠。置饭于前,不可得吃。呼簟欲卧地上,则地湿如膏,苍蝇又来缘颈附鼻,驱之不去,正莫可如何……”汗水从身上流淌而下,汇集成沟渠,苍蝇来来去去,嗡嗡作响,扰得人无可奈何。


居于古代,虽没有如今这般的温室效应,但盛夏的温度,依然能让古人们叫苦连天。“热”无分时空,人无分古今,而古人凭借其智慧,也同样有与众不同的“消暑小妙招”。


--书房消夏--


宋代禅师释宝昙有言:“十年闲读古人书,不为山川货可居”。书房是个美妙的地方,无论外界如何喧嚣,进入这个小小空间,宛如到了一片净土,身在其中,自然可淡然度夏,诗意栖居。

△刺猬紫檀圆梦书桌(左)/黑檀办公桌(右)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和外国人的张扬相比,中国人的书房则讲究内敛,除了陈设至简,甚至还有诸多文人将其筑于山林水滨,或隐于郊野,独享人间清欢。

△巴西酸枝书桌两件套(左)/邵氏紫檀和美书桌连椅两件套(右)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闲居一室,书卷在握,以文学辞章自养,可得淡泊清凉之境,亦可品深谋远虑之言。入无穷之门,以游无极之野,宛若身心空灵,荡于浩然天地之间,自得清凉法门。

△柬埔寨黑酸枝带屉翘头案(左)/大红酸枝夹头榫条案(右)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中式书房,把人与器物、生活空间合而为一。以中式家具为骨架,在桌架条案上,添置笔墨纸砚、茶席器物、香道具……可以读书,亦可以练字、赏画、品香、吃茶。

△书香门第 紫光檀倒流香炉(左)/黑檀 独树一帜香炉(右)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越南红土沉香·瓜味红土(左)/海南沉香(右)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夏日燃香,檀香也好、楠木也罢、沉香亦可,天然的香气在闷热潮湿的季节里可以很好地净化居室,一缕熏香起,万虑随风去,香道一途,总能让人蓦然间便沉静下心扉,仿若外界再多的闷热,都与自己无关。若是此刻再来一杯消暑好茶,那定是再好不过了。

△2018年中茶老树白茶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陈春发 汝窑大师杯(左)/彩金手工盏(右)

点击上图即可跳转购买


《七碗茶歌》中说:“五碗肌骨清,七碗惟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现代人夏日解暑往往从冰箱中拿出冰镇冷饮,一饮而下,殊不知,直接往肚子里输入冰冷,并非是真正的清凉。因为凉不是冷、更不是冰,而是身心平衡时的清澈质感。烈夏之际,凉有清茶,少忧而静,是一份福祉。



在书房里闲读消夏,临窗伏案,品青绿盎然生机之色,观窗外深院小池清浅,闻倒流香袅袅入鼻,写一卷挥洒自如酣然之作,再喝一杯夏日解暑茶饮。一张案,一庭院,一根香,一幅字,一杯茗,便将盛夏的炎热都撇了去。


王维在《苦热行》中写道:“赤日满天地,火云成山岳。草木尽焦卷,川泽皆竭涸。”古代的盛夏的确也颇为炎热,不过各自都有各自的“处方”应对。


看完古人的消夏小妙招,是不是有点怦然心动,若是也想在熏香中找寻一份宁静的自我,不妨点击下方链接,夏日燃一香,漫室皆可爱。


欢晌 | 燎沉香,消溽暑,燃香度夏,夫复何求


本期国风雅韵已奉上,下期更多国风好物,等你来解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