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2021-07-08 08:56

中国人与香结缘,已千百年。

汉代时期,熏香已在贵族中流行开来。唐宋以后用香风潮更胜,《梦梁录》有云:焚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适累家。”

排在“四闲”之首便是的焚香。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流觞曲水·香盒·紫光檀 点击图片可观美物详情


“虚窗两丛竹,静室一炉香”,古代文人大都喜爱焚香。而在宋朝,文人香事达到了中国的顶峰,不管是闲时读书,还是雅集宴客,都会燃一炉香,氤氲一室。

今日悠然无别事,暂与各位说说这漫长古韵中的宋人香事


- 用香风尚 -

没有人不爱宋朝。高晓松说:“给我十次穿越机会,我都要去宋朝”。


他们有领先世界一千年的文化美学,有造诣高绝的青瓷、独具一格的宋词,以及闲坐无事、焚香赋诗的氤氲香事。

香的韵调,或清丽优雅,或曼妙可人,微妙中给宋人的日常生活注入灵魂。

《宋史·礼制》中记载:“凡常祀,天地宗庙,皆内降封香,仍制漆匮,付光录,司农寺;每饲祭,命判寺官缄凡祀告,亦内出香,遂为定制。”宋代皇室各式礼仪中,无不以焚香为尚。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宋·赵佶《听琴图》 黑色的案几上摆放着香炉,渺渺青烟正从中浮出


在富贵官宦之家用香更是一焚千金。在《鸡肋编》中就记载蔡京烧香之奢华:“京渝女童使焚香,......,则见香气自它室而出,若云雾,濛濛满坐,几不相睹,......,计非数十两,不能如是之浓也,其奢侈大抵如此。”

相比权贵用香的奢靡,文人香道以其清雅逸趣深入人心

宋时有人曾调制“山林四和香”,其妙之处在以天然果香,胜过了沉香、檀香、龙脑、麝香而成的四和香,极具自然清新之韵。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香乘》所记四和香方

用香,是一件纯粹的事,万物凭心,为我所用。

现在我们无法直问古人,香的魅力究竟是什么,但或许可以在流传的诗词中得到一些解答

许是陆游的“枕傍小铜匜,海沉起微烟”。燃一炉海南沉香,于夜色中看烟云隐现,听雨声淅沥。


或是苏东坡所追寻的
“碧纱窗下水沈烟”的那种清简宁静的日常欢喜。茵茵夏日,蝉声初鸣,轻烟袅袅,烹茶煮酒,闲情逸趣。

又或“香痴”黄庭坚所吟“隐几香一炷,灵台湛空明”的独到见解。愿在香所营造的宁静恬适氛围烟中静心修身、格物明智。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宋·李嵩《听阮图》 图中仕女焚香、拈花、持扇随侍

文人对待香的态度,正是对待人生的态度,他们不为追求香料的名贵与否,也不为某一特定的香味所裹足限定,而是更在意香之外所带来的澄澈清雅之韵。文人焚香是在烟气的九曲回环中,观照世界,以习香重获心明几净,品悟清欢至味。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香月·和胡桃木倒流香香插器(左)/山海心境·紫光檀木香熏盒(右) 点击图片可观美物详情


成语“红袖添香”描绘了中国古典文化中一个极为隽永的意象。然而关于“添香”之法,却花样颇多。焚香、焖香、熏香、煎香不一而足,而焚香、熏香最为常见。


- 焚香 -

焚香,以线香、塔香、盘香、香粉等为主要香品,直接以火焚烧,令香气随燃出的烟挥发出来。静室之中,品香韵,观香云,获得嗅觉与视觉上的双重感官享受,探求一种意境之美。

线香、盘香、塔香的使用,操作简单,用具也相对简略,直接点燃即可品闻。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一叶扁舟·紫光檀木线香插香托 点击图片可观美物详情


而香粉的使用较为繁复,然则却有一种凝神清雅的称呼,唤曰“打香篆”


篆,是取了篆文的意。自唐代起,人们将香材研磨成粉,填充在各种以篆文为花样的香篆里。


打香篆的具体方法为:选择一个扁口香炉,放上香灰,运用灰押将香灰押实之后,放入香篆,用香匙将香粉填入香篆槽,待平整后,慢慢垂直提起香篆,将香粉印入香炉中,便可点燃品闻。


在此过程中,心需静、气需沉,稳稳的心方能把握住稳稳的手,才能在填印的中做到香篆纹丝不动。


印香,何尝不是一场修行。在一填一平中静人心神。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香满月·黑胡桃木盘香炉夹香器(左)/苏窗观香·香盒(右) 点击图片可观美物详情


- 隔火熏香 -

隔火熏香,是一种独特的品香方式。


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提到,“焚香能教人平心静气,插花最能怡情怡性。仪态规矩是其次,陶冶性情才是贵格。”明兰们和宫里嬷嬷学的便是隔火熏香。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剧中习香片段


所谓的隔火熏香,即置炭块于香炉中,盖上香灰,抹平;再在香灰中打一通达木炭的气孔,于开口处放上云母等隔片,再用香匙将置备好的香品放入其中。


每一步都要求平心静气,美观大方,如此做出来的香不仅无烟火之燥气,香味温润舒缓,而且低回而悠扬的香气中更映衬了皎皎女子的款款风姿、暗香盈袖。


大都好物不坚牢,对生性浪漫又善感的文人和闺阁女子来说,太过张扬不够隽永,太过高调恐难长久。所以,隔火焚香的含蓄之美才是最温柔妥帖的选择。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国风雅韵|悠然无别事,静坐一炉香


▲菩提香文化四件套(左)/观云·香器套装(右) 点击图片可观美物详情


每一次燃香,都是一次心灵同外界的触碰和拥抱,香的妙意中蕴藏着千年时光、万里江山和阳光下一切生灵的映射。炉烟缥缈,草木自馨,人间清旷之乐,不过于此。


浮世浮华,或纷繁碌碌或虚妄无常,何不焚香一炉,以慰时光。


在这里,我们把中式传统之美挑选二三,再汇成文字传送与你。每周「国风雅韵」专栏,我们欣喜与你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