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2021-05-28 16:22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中国人的风雅,尽在一盏茶的诗意里。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中,茶文化是绕不开的一隅。


从古至今,爱茶之人不少。喝茶,是品酌茶韵,也是咂摸时光,清风习习,茶香悠然,可以任凭思绪荡漾遐想而不知天际,不知觉便陶醉于这如诗般的闲情逸致中。


可要喝茶,除了时间,还得有好茶器。茶走了太久的路,跨越千山万水才得杯盏的一捧温暖,理当以“器”之礼给它最真挚的礼遇,这是茶的“唯物”主义。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中国古代文人对于器具之追求一向崇尚精雅高洁,往往于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中,融入着个人的非凡志趣。如对于喝茶一事,也因品趣的不同,茶器的种类也变得纷繁多样。


今日专题且谈茶事与茶物,将各种绝美茶器做一锦集,让生活的滋味,从一杯茶一盏茶器荡漾开来。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古语有言: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


器之于茶,是一场漂泊了半生后的尘埃落定。茶之道,器知道,器之道,人知道。


《茶经》中,陆羽把采制所用的工具称为茶具,把烧茶泡茶的器具称为茶器,并精心设计了适于烹茶、品饮的二十四器,而究其大类,可分为壶、碗、盏、杯“四大器”。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时光浅且缓,在年与岁的更迭中,茶具也在缓慢地发生着改变,由粗到精,由繁到简,融会了汉魏两晋南北朝的朴拙、唐宋的雅致、元青花的异彩、明清的绚烂。茶具几千年的发展演变体现了我国不同时期的文化、经济、技术水平和人们审美观点,浸润着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诗意的生活并不是矫情的造作,而是在庸常生活里让自己带一点格调与品位做事,把生活过得浪漫有趣,不让自己活得粗糙。”愿透过茶生活的美物良器,可以泡出一盏清香远扬的茶汤,在品茗轻呷中感受东方文化的丰盈内质和温润底蕴。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如玉白瓷盛好茶


爱茶者,首先爱的是茶的本色、本味、本香。然古语道“茶滋于水,水籍乎器,汤成于水,四者相顾,缺一则废。”人们自古就把茶器列为饮茶品茗的必要艺术条件,即认为“器具精洁,茶愈为之生色”,茶与器,有相得益彰之美。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好似茶与器——无器不可成好茶!茶遇白瓷,对茶而言是一场美丽的邂逅一次焕然新生。白瓷以极简和素雅唤醒了茶的本真之美。


绿茶入白瓷,映衬其色,显清澈明丽;红茶则像一团琥珀,馥郁其香,气韵醇厚。甘与涩、浓与淡、一切都是它们最自然的模样。让人充分领略茗茶的芳香,感受饮茶的意趣。品茶真趣,尽在其中。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紫玉金砂文人饮趣


紫砂,因文人的情有独钟,从工艺蜕变成艺术,成为中国茶事雅玩的永恒巅峰。


古代文人更将紫砂的艺术价值与商周钟鼎相比,可见其高。张岱在《陶庵梦忆》直言,紫砂可“直跻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断色”。


文豪苏东坡曾道人生赏心乐事十六事,其中有一件便是“客至汲泉烹茶”东坡居士颇爱饮茶,也爱用紫砂壶饮茶。他在谪居宜兴时,吟诗对月,临帖泼墨,伴随他的常常是一把提梁式的紫砂茶壶。由于他风雅志趣,对紫砂壶的钟爱,后人也把这种壶称为“东坡壶”。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紫砂,因其材质之故,可塑性极强,在工匠师傅手中可造千变万化之态。山水花鸟镌刻其上,再题诗三两句,中国人全部的风花雪月诗情画意尽在这紫砂壶上肆意绽放。


世人常说:若无紫砂壶,难以言茗事。爱玩、懂玩、擅养紫砂者,定有爱壶二三把。而养玩,正是紫砂器给予我们至大的清趣与闲乐。泥料上佳者,不出几日,褪去火气,光洁润泽,愈把玩、愈欣喜。所以,一把紫砂壶的品质,足见喝茶人的道行。而透过紫砂壶,也能窥见创作者、使用者在传统文化上的涵养、玩器惜物的性情品格。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世人皆道天青好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这句出自诗人陆龟蒙句作,可谓描写青瓷的神来之笔,将青瓷层峦叠翠般的清新舒目之感雕饰得淋漓尽致。


青瓷之美不仅在于色,更在于它的“水感”,冰清玉洁似风露,圈圈点点晕开的水波纹又恰如一瓯春水。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一只小小的青瓷杯,在手工艺人的匠心巧思下,纳自然之无穷奥秘于方寸间,在人们品茗赏鉴之时,其“润如肤、堆如脂、质如玉”的美感与意趣得以正真显露升华。就如日本民艺之父柳宗悦的一句话,“器物前半生是创作者赋予的,后半生则拜托给了选择它的人,它们古色古香,尽显雅致。”


莹润如古玉,淡雅似君子的青瓷茶器,一经绽放便璀璨千年,其风雅与华美令人痴迷。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一壶一盏自逍遥


古来的酒鬼们都有自己的便携酒壶,茶客又怎少得了随身茶具?


好的茶器,是让品茶乐趣不止于茶本身。同样好茶器,也让品茶不拘于某一空间。人走到哪儿,茶席便摆到哪。一茶一杯一壶,缓缓铺开,便是一场风雅席。


试想晚间正好时,踱步出门,或临溪静坐,或对山而望,明月清风入怀,诗酒清茶对饮,岂非人间乐事。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爱茶者“宁可三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这就对茶器形制上的简约性有了更高的要求。


茶因器而入道,道就是化繁为简。旅行中玲珑小巧的茶具套装,各部件一收,装入小旅箱,归置有序又不占地。这样的美器良物便携随身,奔赴的怕不是一场有着琴棋书画诗酒茶的远方。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


每个人有自己的吃茶情结、雅器之好,钟爱的许是粗陶的古朴,或者紫砂的留香,亦或白瓷之莹润如玉,青瓷之风雅清丽,然而无论是何者,遇见便是幸事。


遇好茶,是茶客之幸;遇懂茶之器,茶与人俱幸。


在这里,我们把中式传统之美挑选二三,再汇成文字传送与你。每周「国风雅韵」专栏,我们欣喜与你重逢。


国风雅韵|青瓷杯,紫砂盏,白玉描金,闲饮有仙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