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2021-05-25 15:28

你我身在尘世,更应有雅物相伴。


物道自然,古来如此。静观中华文化穿行流淌的千百年时光,中国人将大自然的生命百态、人世间的万般情愫都融于了生活的日常,渗透在人们居家生活、穿衣佩戴的各个角落。


今日,欲择一器物感知自然,遇见古人的态度与风骨,尤其与那常隐于历史光影之后的如花般娇艳的女子打个照面......


玫瑰椅,中国人含蓄内敛的文化之下,一种别样的浪漫。


何为玫瑰椅?


此椅多见于明代,是吸取了宋代流行的一种扶手与靠背齐平的扶手椅并加以改进而成。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强调,“玫瑰椅的形制是直接上承宋式的”。在流传现世的部分古画中,可见此椅身影。


▲宋﹒刘松年《十八学士图》


玫瑰椅在古典座椅中绝对是一个沉敛低调的存在,不若交椅、圈椅、太师椅、官帽椅等久负盛名,但却得古时文人及闺阁女子所喜。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红木直棂玫瑰椅


中国的古建历来讲究空间的利用,因地制宜,尤其是江南园林更是一步一景,移步换景。在这样讲求雅致的中式建筑中,玫瑰椅的使用随处可见。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试想在“小轩窗,对梳妆”的闺阁中,放置太师椅,是否来的太过庄重突兀了?


此时,需要的不正是那一把纤巧别致意趣交错的玫瑰椅吗?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黄花梨冰裂纹玫瑰椅


玫瑰椅,又称“小姐椅”,常置于女子闺房,亭台廊下。其低于其他各式椅子的靠背,和扶手的高度相差无几,不会高于窗台,不会超过桌沿,无论是置于花格窗前还是搭配桌案陈设都分外相宜。然而这样的椅子要坐起来,却并非那么舒适,低矮的背板,不适合倚靠。


但,这就是古人的礼仪文化所在。


高门大户讲求形容举止,音容笑貌、坐卧行走,无不遵从礼制,不可逾越。对于女子的基本要求就是坐姿端庄,形貌温婉。苏州昆山的周庄,闻名遐迩的沈宅坐落于此,沈宅中女眷的客厅所陈设的便全是玫瑰椅。


古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体态玲珑的玫瑰椅下培育出婀娜多姿的美人,无论是人还是椅,简约纤巧的外形之下尽是自然风骨的流露。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故宫博物院所藏《雍正十二美人图》中的《烛下缝衣》《博古幽思》,画中女子所坐皆为玫瑰椅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烟花易冷,玫瑰易谢,然则艺术永恒。


中国人用自己短暂的生命,赋予了玫瑰更为长久的存在。从而,那些在玫瑰椅上闲坐过的女子,得以在我们的脑海中浮现。


关于她们,或如柳永所道:“有天然,蕙质兰心,美韶容,何啻值千金”,又或如白墙黑瓦、深深庭院内“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亦或就是那有着“闺阁文章之伯,女流翰苑之才”的宋代女词人李清照。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李清照惜花,她的诗词:“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一个“试”字便将关心花事却又不忍听见花落的矛盾心境表达得入微细致,摇曳多姿。


《如梦令》下雨疏风骤,晨起感伤之时,或许恰于玫瑰椅上作此词也未可知。


“红藕香残玉簟秋”“风住尘香花已尽”她的一生,如玫瑰般烂漫,但又花开蘼荼,可纵然体态娇弱,却能咏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大义之词。玫瑰易折,却也铿锵艳丽,如此女子当与玫瑰椅相配。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清 红木竹节工双人玫瑰椅


古人常于坐具之上“崇礼”“谈雅”“静思”,想来旧时的女子也常如是。“无赖诗魔昏晓侵”,那些属于女子的闲散愁绪,柔软情思,正适合在此缱绻释怀。


小阁藏春时节,闲窗锁昼之时,无限深幽的画堂中,玫瑰椅静静伫立一隅,仿若一个走过岁月的古典美人,安然若素,于静默中独自绽放。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清 红木鱼门洞玫瑰椅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用“玫瑰”为名的椅子,是一首以木为底构建的绚丽诗篇。时光缓缓,静默流淌,我们在欣赏玫瑰椅的别致,窥探旧时女子的闲情雅趣过后,不妨将视线投向当下。


“新女性”是我们常用来形容当代女子的一个词汇,历史的诗篇传至今日,我们能看到的不单是女子传统意义上柔弱纤细的一面,更有的是时代赋予她们的态度和风骨。这种由内而外的光亮,可以明朗如山,可以温柔似水,可以囿于厨房与爱,也可以立于职场乘风破浪。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悦己,是一生的欢喜。今日之女性,可以是流动在职业女性与贤妻良母之间的精灵,万千选择全在自我。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


“我是妈妈,我也是我”,拥有独立的灵魂和思想的人,如玫瑰馨香醉人,总是不自觉让人沉沦。在岁月的润色包浆下,愿有更多的女子,少女时期明媚皎洁,成为妈妈之后精致优雅、自信从容。

在这里,我们把中式传统之美挑选二三,再汇成文字传送与你。每周「国风雅韵」专栏,我们欣喜与你重逢。

国风雅韵|当家具中的玫瑰,与娇艳如花的女子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