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2021-05-07 17:30

千百年来,人们对五代十国南唐名臣、文学家韩熙载的认识,不仅在其有“元和之风”的文章中,更在颓靡笙歌的《韩熙载夜宴图》中。有人关注画中的「勾心斗角」,有人沉醉于其中的家具研究。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宋代摹本,原作不得寻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起因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五年,命两省侍郎、给事中、中书舍人、集贤勤政殿学士,分夕于光政殿宿直,煜引与谈论。煜尝以熙载尽忠,能直言,欲用为相,而熙载后房妓妾数十人,多出外舍私侍宾客,煜以此难之,左授熙载右庶子,分司南都。熙载尽斥诸妓,单车上道,煜喜留之,复其位。已而诸妓稍稍复还,煜曰:“吾无如之何矣!”是岁,熙载卒,煜叹曰:“吾终不得熙载为相也。”

——欧阳修《新五代史 南唐世家 李煜传》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南唐后主李煜

李煜,就是那个写出了“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并且因为这首《虞美人》而丢了性命的南唐后主。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右一为顾闳中

在南唐灭国之前,李煜因为韩熙载尽忠且能直言,想用他为相,便派画院的侍诏顾闳中一行到韩熙载家去探查他的私生活。不曾想,这一画,不仅高度还原了时年62岁的韩熙载与众宾客及侍女纵情欢乐的场景,还让李煜放弃了用他为相的想法。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画中有甚?


第一幕:听乐


韩熙载头戴黑色峨冠,略带愁容,斜坐在三围屏式罗汉床之上,黑漆髹饰,整体成箱型。与现在能见到的大多数古代罗汉床遗存不甚相同,围屏上裱有绘画装饰,且韩熙载坐的榻床围屏很高,坐盘低,出柱头,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件从矮型坐具向高型坐具过渡时期的例证。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第一幕:听乐

在韩熙载的背后可见一张带有帷帐的卧床,它与后世的架子床和拔步床不同,是三面围屏的,而且还以绘画装饰,可见当时人们习惯于屏风的围合感。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新科状元——郎粲

与韩熙载一同坐在罗汉床上的,是当年的新科状元——郎粲,他是韩熙载夜宴上的常客,以喜欢欣赏歌舞出名。


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地观赏晚宴,连放在夹头榫刀牙板平头食案上那丰盛的佳肴都忘记了下筷。


第二幕:观舞


晚宴进入到高潮部分,韩熙载的宠伎王屋山,在众人的目光下翩翩起舞,那曼妙的名为“六幺舞”的舞蹈,让状元郎整个人都瘫软在灯挂式靠背椅上,可谓十分惬意了。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第二幕:观舞

再来看兴致勃勃的韩熙载,亲自用羯鼓为舞伎击鼓,搭配上多用檀木制作的拍板,清脆的拍板声和浑厚的鼓声彼此贴合,连边上神情尴尬的德明和尚都忍不住双手叉合作侧耳倾听状。


第三幕:休憩


曲也听了,舞也看了,得暂歇了。韩熙载在三围屏式罗汉床上洗手准备休憩。此精说明在古代,不管是会客、听曲、观舞、休憩,哪怕是简单的洗漱,都可以在罗汉床上完成。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第三幕:休憩

在第三幕中,也首次出现了方形案几,造型与平头长案一致。不过方形案几比平头长案要矮上一些,木雕君猜测,许是作为床头柜之用。在案几一侧还有一个灯架,从一旁侍女手中的金盆和金器推断,它十有八九是金制的。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火烛过半,夜深了

别看第三幕看起来平和非常,但是实际上却暗藏刺激。宾客在第三幕中全然不见,而在一旁的幔帐中央,那蓝色的被子鼓起很高,很明显,下面定然有人。不过里面到底是谁呢?嗯,大概也只能脑补了。


第四幕:清吹


韩熙载穿着松垮,一看就是刚起身连衣服都没好好穿,轻便地坐在有脚踏的靠背椅上,从图中看,这个脚踏是跟椅子相连的,而非我们现在常见的独立存在可移动式。

(注:坐于红木,气度自显,你最喜欢哪种款式的中式椅?)

五种常见中式椅子:初识中式家具之美!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第四幕:清吹

乐伎们萧笛合奏,场面蔚为壮观,左侧有人在坐墩上打板,这种坐墩又叫绣墩,是中国传统家具凳具家族中最富有个性的坐具,其造型尤似古代的鼓,故又叫鼓墩。将第一幕与第四幕对比,也可以看出在古代,椅子是比较有地位的人的坐具。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仔细一看,第四幕出现了一位络腮胡的先生,据说,这是打探情报的画院侍诏顾闳中。而他此刻正在对屏风后的人低声细语,似乎在说:“他应该不是间谍,但是夜夜笙歌不知能否胜任,去报信吧”。


第五幕:宴散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宴会结束了,也该惜别散场了。即将离去的宾客坐在靠背椅上,这张靠背椅又延续了之前的细瘦风格,没有把手,椅子是髹黑漆工艺,整体风格十分统一。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韩熙载夜宴图》第五幕:宴散


关于韩熙载纵情声色、躲避拜相的真正原因,陆游《南唐书·韩熙载传》与《钓矶立谈》等书均说:韩熙载认为“中原王朝一直对江南虎视眈眈,一旦真命天子出现,我们连弃甲的时间都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如何能够接受拜相,成为千古之笑谈?”


这或许就是在《韩熙载夜宴图》中的韩熙载在欢宴时,非但不是心情欢畅,反而心情沉重的根本原因。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千年迷局

千百年前的韩熙载设此夜宴,定然不曾想到,自己竟然给后人组了个“千年迷局”:不仅有南唐宫廷的种种「宫斗」,画中的家具、服饰也一直是争论不休的焦点。


苏州大学张朋川教授直言,学术界目前认为,此图虽为顾闳中奉诏而画,但故宫所藏的这卷属宋代摹本,画中服饰与家具已经“半唐半宋”。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五代·周文矩·《重屏会棋图》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五代·周文矩·《宫中图》

流传至今的五代绘画仅有几幅,“把《韩熙载夜宴图》放在这几幅画中,会发现从家具方面看它是特殊的。”南京林业大学艺术学院美术与设计研究中心主任邵晓峰教授说。

《韩熙载夜宴图》让他未能称相,但画中的红木家具,真的绝了


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韩熙载夜宴图》,具体有多少家具器物渗透了宋朝痕迹也不必过多深究,它向我们展示了宋之前的中国古典家具的形态已是必然,也对中国古典家具演变的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