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动态

新中式漫谈:“打破”是新中式的动态内核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9-04 收藏】 【打印】 【关闭

新中式”是当前消费市场上最有活力的词语之一。它的活力不仅源于被人们喜欢和追捧,更在于它原本就是一个动态变化与发展的概念。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新中式”应该是一个动词,是一种“打破”的动作,它成就了包括红木家具在内的崭新的中式家具。

打破设计

今天我们在说新中式红木家具或者新中式家居时,首先联想到的古朴雅致、大气端庄、寂静禅意的意境,本质上是源于传统文化的理解与继承。但是,“新中式”之所以能不断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是因为它在家具元素使用、造型变化,以及家居空间设计布局上,打破了设计上的思维、形式困囿。

“简化”是新中式发展的一大特征,这是现代都市人的简约设计审美及极简生活方式在家具审美上的综合反映。因此,不少人认为新中式就是简明轻盈、素雅清爽,可从当前的一些新中式红木家具设计和空间搭配案例来看,并非全是如此。新中式的简明轻盈,往往是指对元素的精心挑选和运用。

新中式红木家具不是简单地运用与堆砌纹饰,来构筑简洁的形象,而是打破原有设计元素的运用和解读,结合当代生活追求来进行演变,更具现代色彩和人文关怀。如有“玉堂富贵”、“满堂平安”之吉祥寓意的海棠纹,在东莞国寿红木新明式品牌“世外桃源”中,就通过变形、切割、重组等,呈现出不一样的现代形态和品牌寓意。以海棠花为主题,中山红古轩的“悦棠雅风”又融入天圆地方的思想,厚重、圆润,组合出定位80后、90后的轻奢侈、高性价比新中式产品。而中山顺泰轩取“吉象”元素贯穿家具设计,纹饰从象鼻造型等加以提炼,传达祥瑞之意。


新中式之所以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是因为它在家具元素使用、造型变化,以及家居空间设计布局上,打破了设计上的思维、形式困囿

造型上,新中式也有延续与改良的地方,更多的是打破了传统中式风格的中规中矩印象。如中山忆古轩当代东方家具品牌“世珀”的屏风,木材部分的造型如山峦层叠,大气又富有自然的灵动,不对称、不平衡却有鲜活的生命力和冲击力。而且新中式红木家具用料精、巧,不再只追求一木而作、型大器壮,材质混搭塑造更多新形态,造型体积的灵活让新中式设计极具创意。

新中式红木家具在空间应用中,可以成套使用,也可以随机摆放、单独存在。用整体的巧妙布局代替传统以对称创造平衡感、稳重感的做法,多样的布局方式造就了家居的个性。如中山地天泰·国风、博大家具·日出江山等品牌产品的简约、凝练,耐看的款型更百搭,容易实现家居混搭,布局出丰富和谐的现代中式气氛。同时,新中式通过软装搭配等产生色彩融合或碰撞,融入更多现代色彩,打破色调统一的乏味。在中山自在堂的展厅里,具有设计感的“咏瓷”系列刺猬紫檀产品,就通过空间搭配创造出视觉的活力。

原创设计力量除了为新中式红木家具增添了一份独特性,更为空间布局创造了多元可能,逐步打破红木行业面临的同质化危机。

打破材质

传统红木家具多采用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大红酸枝等珍贵木材制造而成,然而随着这些传统用材资源量日渐匮乏,一些具有优良表现的新木种逐渐流行。

在目前的家具市场中,色泽优美、纹理细腻、木性好的,如大果紫檀(缅甸花梨)、刺猬紫檀、染料紫檀、黑酸枝等成为了新中式家具的主要用材。而且这些材质更偏向清新淡雅的格调,能与现代人的审美取向和现代家居的装饰很好融合起来。另外,这些用材目前的市场价格适中且稳定,制成家具后的销售价格也为大众所接受,这是它们成为新中式家具重要用材的原因。

全联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华南农业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凯夫指出,红木家具行业应以博大胸怀接纳更多优良木材,研究其特性并开发与之配套的加工技术。此外,皮革、陶瓷,金属、竹材料,以及更多现代新材料的适度融合、应用,包括对这些材料融合结构的探索,都将给新中式红木家具带来无穷可能。

然而,除了突破材质本身,突破各种材质的加工难点也是一大关键问题。易加工是发展趋势,新中式红木家具不仅要传承传统工艺,也需要解决产品供货期长的问题。易加工,指的是现代化生产,而不是传统的纯手工生产,它能一定程度提高生产效率。目前红木行业多是手工加机械的生产模式,新中式应尝试打开数控设备的应用之路。而对红木行业来说,手工和机械的比例关系,又需要不同定位的企业结合自身实际进行考虑。同时,红木行业需要共同铺设一个畅通的原料供应和配套服务网,减少材料匮乏给设计、生产带来的限制。

如今,整个红木家具界都在倡导要挣脱唯材论的束缚,加上消费者理性消费观念的加强,他们在欣赏和选择红木家具时更多地聚焦于美感与设计,使消费、审美标准开始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推动了红木家具市场和当代设计的健康发展。

打破观念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新中式是中国传统文化意义在当前时代背景下的演绎,是一种当代设计。因此,新中式打破的是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刻板印象,它挖掘出传统文化的精华所在,在保留历史文化的基础上,又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引领着红木家具行业创新发展。

新中式,打破吾国至高的唯我独尊,接受中西融合,立足于现代创意和设计,展示出对多元文化、古今结合的包容,以及中华文化不会淹没于形式流的自信。这份自信,源于对文化历史的认同和保留。

近百种的榫卯结构、简洁而有美感的线脚工艺,是传统硬木家具的精华,包括打磨、雕刻、上漆等一系列传统工艺的凝结,成就了红木家具的品质,也包含着前人对生活的讲究。

而中式文化符号,包括器型、雕刻元素、色彩、软装、中式生活文化等,是新中式家具的识别标志,也是中国人的祈愿和情感的表达。以山水雅居文化为灵感,中山风雷益·半山水让人感受隐世入世、传统当代的平衡;以中国扇文化为源头,中山传天匠的《至善沙发》透露出时尚的中国气质。国际知名家具艺术设计师、洪达仁设计咨询(深圳)有限公司总裁洪达仁曾说,“中式家具应该具有仪式感和文学性”。例如中堂家具象征礼序,图腾符号借物寄情,新中式家具也应带有可识别的中式文化符号,让人能从中窥探历史长河里的中式文化世界。

红木家具作为使用型消费品,在使用而非观赏家具中感受到愉悦、满足和踏实,才是人们长久以来的普遍价值观,因此,延续红木家具生活化、实用化的一面,才是保留传统家具最根本的意义。

在文化历史血缘中注入新的生命力,让器物设计随新的生活方式转变,打破传统运营思维,大胆实践,新中式红木家具就有源源不断的存续力。

从市场需求和用户角度出发,通过研究国际优秀设计中不同使用语境下的家具功能特点,就可以提炼诸如小户型、办公场所、酒店等场景的独特功能需求。反过来说,只有明确并实现每一个使用语境对红木家具的特殊要求,才能让新中式红木家具更多地进入到不同领域,让功能创新焕发出市场活力。这一探索与家具定制化发展的趋势不谋而合,以客户需求出发,中山集古韵今(大不同)就正在进行这样的全屋红木定制的新尝试。同时,尽管新中式红木家具性价比高,但像东莞国寿红木、中山匠王红木等企业就大力倡导和坚持明码标价,一方面让消费者体会到红木家具的价值所在,另一方面也打破了“买红木,找熟人,取折扣”的观念。

此外,提升舒适度可以激活家具的现代基因。不同于软体家具,在目前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提高硬木家具的舒适度,需要花费很多努力。根据使用语境从座深、座高、靠背弧度、扶手高度等要素中选择其中一点或几点强化、放大,或许能成为进一步提升舒适度的突破口。

结语:

当前关于新中式的探讨,不应过于在概念、形式上纠结,而要看市场是否认可。对新中式红木家具和空间设计而言,只要中式文化基因和气质对了,形式就不再重要。总的来说,新中式是能够适应当代家居环境发展的家具风格,给人中国式的优雅生活和审美享受。

正因新中式是一条不断奔腾向前的河流,过去所有的经典,都是新中式的代表作,但过去所有的经典,也都不能定义新中式的走向。未来,新中式红木家具还有非常广阔、自由的空间,新中式多流派、多品牌,百舸争流的时代也将会到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