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家具装饰图案的形式美

中国古典家具的历史源远流长,发展到明清两代,其样式之丰富与制作之精好,可以说是古典时代的空前绝后。其中,明式家具小巧精致,装饰图案多为局部的镂雕或浮雕,以衬托出醒目的造型;清式家具奢华大气,大面积雕刻富丽繁琐,流丽至极。而究其装饰纹样的构成形式,则独具特色,绝非单一格式。尽管图案构成的表现手法丰富多样,但其纹样所呈现出的特点依然是有规律可循的,如统一与变化、对称与平衡、节奏与韵律、具象与抽象等等,它们通过细致的搭配、精细的布局,使明清家具的整体装饰疏密得当、错落有致,体现出和谐的形式美感。 

统一与变化

统一与变化是形式美法则的集大成者,其他法则都围绕其产生,它是形式美法则的核心与根本。若只谈统一而无变化,图案便会流于单调、呆板、平淡与乏味,因而苍白无力;反之,若仅有变化而无统一,则会使纹样零散杂乱,显得琐碎而无法集中。因此,装饰图案只有既保持主题鲜明,又富于变化,这样才能在完整统一的同时又显现鲜活生动,从而充满灵气。

明清家具的装饰图案无疑很好地遵循了这一原则,如这幅木胎黑漆描金有束腰带托泥大宝座上的海水云龙图。龙,是炎黄子孙的图腾,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其形有九似:头似牛,角似鹿,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在这幅图中,朵云纹以及海水纹是变化,而龙纹则是统一。龙起于海水,带着满身的烟云水汽,翱翔于九天之上,卷起漫天风云,将一切元素统一于龙腾盛世,四海升平的主题之中,体现出皇室的权威与尊严。而这件紫檀夹头榫雕花小平头案则突出了云纹:牙子是云头,牙子上的起地浮雕图案是云纹,案子腿足中部起鼓,两个相对的分别向上向下翻出“两柱香”线脚依然是云纹,整件家具的装饰图案借助于强调这一元素完成了统一。在此前提下,装饰纹样还强调了细节的对比变化:云头牙子曲线舒缓流畅、翻转自然、造型极其动人,细部的浮雕图案古雅,繁而不俗,从而激活了整体装饰的内在活力,真正做到了“尽精微,至广大”。 

对称与平衡

世上最原始古老,同时也是最简单稳妥的表现手法大概就是对称,人本身就是对称美的典范。在明清家具中,对称这种审美形式被广泛地运用于各个层面,对称性的装饰图案在明清家具中比比皆是,上下或左右结构对称的图案,形成了一种稳定的内在力量,给人以安定、稳妥、舒适的感受。

平衡较对称则有所差别:平衡是利用视觉量的心理平衡原理,使画面在对比变化中求得平衡。也就是说,虽然平衡图案在中轴线两边的量、形、距等要素是不相等的,但人们从中得到的心理感受是相等的,因此平衡相较于对称,其在构图上是要冒些许风险的。

对称性图案在明清家具装饰图案中是很常见的,如紫檀有束腰鼓腿彭牙炕桌,牙子上的铲地浮雕西番莲纹就是典型的对称图案。它采取左右对称的结构形式,两边的图案完全一致,曲线悠扬婉转,在空间上形成了有序和谐的美感。当然,对称作为一种普遍的规律性,并不是要求装饰图案各个成分都要完全一致,整齐划一,这样未免过于简单。因此,这件填漆戗金龙戏珠纹十屉柜上的龙戏珠纹虽然也是左右对称的图案,但它的对称性体现在整体构图上。主体两边的龙纹、朵云纹以及海水江崖纹数量相同,面积一致,龙的动态,云的流向以及海水的趋势均向中心靠拢。因此也体现出对称感,但仔细观察又存在差异,图案元素大致相同,细节却各具特点。这是一种结构上的对称,各个元素之间存在某种关联,并且互相呼应,表现出秩序、协调的对称美。